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口述在玉米小娥 棒子与小娥的第一次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49:08  

美的形态是多样的,让男人心动的未必都是狐媚女子。以“妖媚”界定田小娥之美貌姿容,是对白鹿村男人们文化审美观的亵渎与轻蔑,无形中降低了文本的文化品位。

白居易《长恨歌》写贵妃出浴之态——“侍儿扶起娇无力”。陕西方言中“可怜”有“可爱”的意思。

小娥大胆、简单,她人生的理想就是有一个年貌相当的男人,一个温暖甚至可以是清贫的家,过一种正常的庄稼院的夫妻生活,爱情,对她来说是奢侈品。她对黑娃是由性而爱,最终成为恩爱夫妻;对鹿子霖,由屈从到产生了奇妙的共患难的情感;对白孝文由怜生爱。从道德上说,田小娥有“性越位”的行为,但她安于贫,尊老爱幼,不偷不抢,勤劳淡泊,倘使她没有偷人、被休、另嫁等经历,这个女子也可能得到白鹿村人的喜爱。白嘉轩并不厌弃美女,他的第六个女人胡氏美得就像“戏台上的贵妇人娇女子”,他对她也是百般疼爱怜惜迁就,他的女儿白灵也是精灵样的女子,他娇纵女儿的方式,母亲和鹿三都觉得过了,他为孝义选的媳妇,美貌知礼灵活。白嘉轩容不下的不是田小娥的美貌,而是她的道德缺憾。

文章由猎奇網小编整理:

田小娥还是一个“痴女子”,遗憾的是很少有人读出她的痴,她对黑娃痴,对自己的人生理想痴,对报仇同样痴。

以“娇媚”概括田小娥,可能更贴切,也更有陕西地方特色或韵致。中国古代四大美女,陕西出了两位:貂蝉,杨贵妃。陕西民间有“不重生男重生女”的笑谈,陕西人有“娇养”女子的习俗。秦腔塑造了许多娇女子形象,泼辣、刁钻、聪慧的女子也有,但最有特色的还是贤惠娇媚的女子。这是秦腔广受西北地区民众喜爱的原因之一。

口述在玉米小娥 棒子与小娥的第一次

白鹿柔若无骨,所过之处,风调雨顺,田小娥的外形特征当具有白鹿之神韵。一个具有顽强生命力、勇于以性反抗现行社会秩序的女子可以很美,很娇,但不一定很“妖”,比如林黛玉,柔美病弱,绝无妖媚之气。

几乎所有关于电影《白鹿原》中田小娥的宣传用语或定性都是“妖媚”,用这个词给田小娥定位,不知道是媒体,还是导演的意思。妖媚大约是对小说中田小娥死后化为蛾子的阐释或解读吧,“幺蛾子”么!

田小娥乃是秀才之女,在郭举人家受到非人的“虐待”,若此女果真“妖媚”,如影片定位的那样,郭举人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,那实在是变态得可以,而小说中黑娃的故事就丧失了发生发展的因由和契机。所以,田小娥,兆鹏媳妇艳羡她,鹿三媳妇早从心底里承认了这个儿媳;黑娃学为好人之后,眼前常浮现出小娥“活泛”、妩媚的面容。

我多年研究陕西文学,对《白鹿原》也略有研究。陕西民间常用“娇女子”形容女孩子。娇女子的形象大约就是《游龟山》里的胡凤莲、《三滴血》里的贾莲香吧!几十年前,全巧民、陈妙华一曲《叫声相公小哥哥》唱遍大江南北,将一个娇女子的形象演绎得风情万种,惹人怜爱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