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老鼠苗养殖 » 正文

亲密接触之我与妓女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2:18:58  
 

  灵与肉的交融、心与心的交谈,真诚的彼此、诚实的心,一段难忘的午夜、一段‘激情’的午夜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
  十一点三十分了,生气了,喝酒了,喝多了,可能是醉了。自己一个人喝醉了,这一夜做了什么我不记得了,隐约感觉我好象和一个妓女聊过天,说过话,我没有想过要去接近一个妓女,因为我生理上还没有迫切需要过一个女人,她们总是有也行有也一样的活着。只是感觉她真的很漂亮,真的很漂亮……

  在某街边有一烧烤店,我和老板很熟,在肉串上的交往也有三四年了,他的店每天都会开到很晚,因为某歌舞厅的小姐晚上饿的时候要出来吃一点夜宵。

  今天的夜晚特别的热,心里特别的烦,从QQ上下来一个往家里走,慢慢的走进了这家烧烤店,进屋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她,她很漂亮,低胸没有掉带的背心在她低头的时能隐约看到,过膝的前开气白色长裙,口一直开到大腿根部,很诱人,我想应该不止是我一个人,她能让每一个生理正常的男有非份之想,她是一个妓女,在别人眼里是一个出售自己轻春美貌与肉体的泄欲工具,在我看来她比情人好得多,你情我愿,1、2、3买单结帐走人,她们不会像你赊求什么名份,只要不是你欠帐她们不会去你的家里对着你的老婆儿女说:“你要她们还是要我?”她们是在用自己唯一天生的本钱为自己换取自身梦想的基石。不管是在电视上还是亲口听说的,我想大家都听妓女们常说的一句话“我现在还年青,我要多挣一点钱,到三十岁的时候我就不干了,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随便找个男人嫁了。”她们不是甘心情做“鸡”的。

  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办法去接近她,可能是因为她真的很漂亮吧,我叫老板过来,小声的对他说:“她们的帐算在我这里,她们问谁结的帐时你说人已经走了。”吴哥(老板)看了看对我说:“兄弟,不值呀!”我对他笑了笑说:“吴哥,旃向你了,对她这么说行了。”老板没有再说什么,当那两个女人走的时候,吴哥看了看我对她们说:“你们的帐有人结了。”她们什么也没有问,我有一点点失望,唉……九块五毛钱白花了,可是她站起来要走的时候,她对我笑了笑说:“谢谢!”我呆住了,脸红了,不知道应该说什么?她转身出了门,我不由自主的追了出去,她回过头自我保护的问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冷冷说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“因为你一直来就一直盯着我看,你的眼神我见得多了,想要我吗?三百元一宿。”她为什么这样对我说话?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,掏出三百元钱对她说:“今晚你是我的,给你三百,找我九块五毛钱,你吃的东西是我买的单。”她笑了,笑得很甜。

  你找地儿吧,快一点了,时间不多了,离天亮还有五个小时,你要能来五次,你就赚到了,按次算才六十元一次,如果你下去找我一次四十分钟就一百元。”

  “先走走吧,好吗?”

  “**,你不心急吗?你不想多来一次吗?”

  “钱你拿到了,今晚你是我的,你没有选择的权力。”

  “好,我们也有职业道德的,拿了钱,你玩SM今晚我都陪你!但是在街上做,我是不会干的!”

  “今晚我要你,只是想让你和我聊聊天。”

  “神经病!想聊天去网吧呀,通宵才十元钱,只要您愿意什么样的聊有都,何必来找我?”

  “你事怎么这么多?跟着我走!” 我们慢慢的来到站前广场,在花坛边上坐下,我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看她,只是点了一支烟。

  “还有吗?给我一支,你不是说想和我聊聊天吗?怎么不说话了?走了这么远你要累死我呀?你这三百块钱比我以前的钱难挣多了,都两点了,时间怎么不快一点过呀?”

  “你是哪里人?多大了?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海城人、20岁、叫我小婷吧”

  “你姓什么?”

 

  “没爹没妈,不知道自己姓什么?”

  往下我也不想问了,也不用问了,因为她在骗我,她一定知道我会问“为什么干这行?”然后冷冷的告诉我:“我要吃饭,我要活着,我要生活的好一点,我没有父母,只是有靠自己,但是我没钱,我只能当妓女!”

  我静了静,说:“我累了,找个地方睡觉吧,”

  “呵呵……想通了?感觉三百元只是聊天有点值了吧?唉……你说你何苦耽误一个多小时呢?”

  “走不走?”

  “这离某大厦近去那里吧!”

  “我没身份证。”

  “小哥,你是不是没采过野花呀?这事不用你管的只要你掏房钱就行了!”

 我们来到了四楼一个房间,我忘记门牌号了,酒精刺激我每一根神经的末梢,我有一点点的头晕,只记得好像是她扶我进的房。她对我说:“我去洗澡,别心急,等我一会儿……”我听着水从她身体流到地上的声音,我撤下了两张的单子,扑好了两套被子,把自己紧紧的裹在靠门口的一张床上,过了一会儿,我听到她开门的声音,我对她说:“时间不早了,那张床是你的,睡吧!”她站在卫生间的门愣住了,过了一会儿她压在我的身上,想拔开我的被子,我冷冷的对她说:“你走错床了,你的床在那边,时间不早了我累了,你过去睡吧!”她站起来了,躺到了另一张床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,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她走了,没有吵醒我,在床头上放三百七十九元五毛钱和一张字条。

  :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,只是感觉你这人很怪,我喜欢看你熟睡的样子,天亮了,我不属于你的生活,我走了,我没敢吵醒你,我们没有肉体上的交易,三百元钱还给你,我们分床睡的房间费我应该出一半的,还有九元五角的肉串钱我不想欠别人什么,你不是一个好人,但是你很讨女孩喜欢,如果三年前我认识你,我可能会爱上你,会缠着你,可能会让你娶我,但是现在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奢望这些事,你说你要我陪你聊天,可是你什么也没有说,我知道你有不开心的事,是因为女孩子吗?女孩是需要哄的,如果能有一个女孩对你撒娇你不感觉幸福吗?能遇见你真的很荣幸,我没有资格对你说:“我爱你”但是我要对你说:“愿你幸福,快乐!”

本站提供相关性爱知识共享 性技巧 性爱 性爱图片 性生活 性教育 性贴图 两性视频 性技巧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