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极致暧昧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4:21:57  

  西天有一抹夕阳,夕阳的旁边是火烧云。这个秋天的天空很干净,干净得只剩下夕阳和火烧云。

  城市除了喧嚣,直观的感受是陌生。钢筋和水泥是城市的生命,千遍一律地重复冰凉地味道。

  这样的日子,我持续已经一个月了,孩子在乡下读书,老公出差下个月才回。6:00,准时下班,沿四环路2公里右转,拐上太平大道,樱花苑五栋四楼A座。进我的没有灯、没有老公、没有孩子、没有热腾腾饭菜的家。

   我把头发——很飘逸的长发挽在脑后,戴上头盔,骑着摩托车上了四环。这时,我看到夕阳朝我挤眉弄眼了一下,缩下了半张脸。拐上太平路,6:08分,习惯朝右边三楼窗口望去。这个时候,那张熟悉的面孔会不会准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?如果出现,他一定会向自己挥挥手,半个身子悬在空中。

  熟悉的姿势,慢慢成了每天的期盼。那种不疾不徐,恰到好处的出现,如同兴奋剂,让自己有腾云驾雾的感觉。那个不算英俊却不乏冷峻的脸,很细小或者说很难看却饱含智慧与热情的眼睛,就留在了心里头,一直持续到午夜,有时会反复出现在我的梦里。在快要被他强暴的时候,我就会突然醒来。抱着空空如也的枕头,我常常抚弄鼓胀的双乳,奇怪地问自己,为什么会无缘无帮地醒来呢?有时,我会莫名其妙地翻身下床,走上阳台,望着夜空,怀疑自己对丈夫的忠诚。为什么没有梦见他,而是他呢?30岁,才经营七年的婚姻难道就走上了头?为什么在这个秋天的每一个夜晚会出现相同的梦?梦里一种渴望被强暴的对象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公。

  没有出现,我的脑袋轰了一下,踩着油门的脚自然地加了一下力。他怎么拉?是不是生病?无数个疑惑夹杂失落冲向了脑门。

  这个男人四十不到,是这家公司的老总。认识他是一次去他公司收费。当我把填好的防保资金收据递给他时,他抬起头,把目光扫向了我。从我的挺拔胸脯朝上,停顿在我的脸上,说了一句话,我认识你,每天都看着你下班。然后,刷刷地签字,把单据递给了我。我怔怔地望着他,一下子不知所措。他站起来,我感觉他的居高临下令我窒息。他很自然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,拿着,云。我醒了似地接了过来,看了看他的签名,马。我念出了声,马。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他的办公室。站在走廊,我突然想起竟然没有问怎么认识我的原因,回过头来,看着他低头工作的情景,自嘲了一句,有那个必要吗?后来,有了更多的接触之后,就知道他有一个很能干的老婆和一个很成功的事业。再后来,就是每天下班后,总在经过他的路口,奇怪地感受他的守候。开始,他只是站在窗口看着我;后来,他就会挥手示意一下;再后来,他的半个身子都会从窗口伸出来,用力地挥动他的右臂。我一直很坚信自己的感觉,不出几天,他就会没了耐心。而事实上,一个月来,只要是上班时间,每天他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。我很疑惑,难道女人的直觉也有不灵的时候?

  当一种常规或者习惯被突然破坏时,有时会有连锁反应。这个晚上很不情愿地遇到了这种反应。那一刻,我感觉有一种失重的感觉,心儿悬浮,大脑一遍空白。我驾驭的的摩托车失控了。当我被重重摔下来的时候,我的头连同头盔被狠狠撞了一下,有一刻,我似乎晕了过去。等我睁开眼时,他出现在我的面前,一脸焦虑。满是自责地喃喃自语,都怪我,都怪我,千万别出事。

  我被他小心扶起来,挪动了一下四肢,除了头有点晕外,好在都健康。摩托车损坏也不严重,推着能动。他坚持让我坐在摩托车上,小心地推着我走。我没有拒绝,任由他一路呵护。我几乎被他半抱着上了楼。在他的怀里,我有一种想睡觉的温暖。四楼A座,他从我的包里拿出了钥匙,开了门。我歉意地看看凌乱的房间,道,一个人在家,没有收拾,不好意思。

  他看了看桌上的一堆方便面,惊呼道,天,你就用这个过活?接着以一个亲人似地嗔怪道,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。他转身走出了门,对我说,你先洗个澡,好好休息,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。我来不及拒绝,他就关上了房门。

  等到我洗完澡,穿上了自己喜欢的粉红色睡衣时,门铃响了。他提着一大盒饭进来了,说,快,趁热吃吧。我举着筷子,看着五颜六色的饭菜,有一种深沉的感动差点让我的泪水奔涌而出。他关切的问这问那,没有内伤吧?好吃吗?一个人在家就不能做饭吃吗?在外面也可以吃啊?为什么要吃方便面?

  等我吃得差不多时,他起身了,说,云,好好休息,明天我过来看你。

  马。我叫出了声。从饭桌上站起来,也许太急,一阵晕眩,差点摔倒。他一下子拥住了我,一脸紧张,问,没事吧?你怎么啦?

  我望着他,睁着我那双大眼睛,骨碌碌地望着他,不说话。他看了看自己双手,拥着我的双肩,细腻的肌肤让他的手悸动了一下。我注意到他的眼睛掠过了一丝不安,接着,凝看看我的眼神里泛起了无边地温柔,搂紧我的双手自然地加了力度。

  “不要走,好吗?”我被他的凝视弄的意乱情迷,鬼差神使地说出了那句话。

  他的眼睛里泛滥着生动和喜悦的光芒,呼吸顷刻之间急促起来。他几乎是暴风骤雨地吻上我了的额、眼、鼻、耳、颈,然后是嘴唇,他的右手,很熟悉地游进了我的睡衣,没有遮拦的一对大乳,被他不耐烦地揉搓着。很快,我的心湖便惊涛拍岸起来,身子不争气地软了下来。他抱起我,走进卧室,把我扔进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。

  我几乎是在晕晕糊糊的感觉中被他剥了个精光。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但我可以想象,他看到我冰清玉洁的身子时,眼睛里象火焰一样的光芒。当他爬上来的时候,我感受到了他肉身的粗犷。他的嘴唇就象一个烫斗,从我小巧的唇开始不厌其烦地耕耘,一路往下,脖颈,然后是乳房,小腹,再往下……一点一点吻进了我的心室。天,从来没有过的感觉,我叫出了声。声音和身子一同发抖。我感觉时而浮在九宵云天,时候沉入鱼翔海底。突然有一个巨大的生命体正试图进入了我的身体,让我一下子有了着陆的感觉。我眼开眼,发现我的双乳已经不争气高高耸起,他双手握着,男人的骄傲在我潮汐奔涌的生命窗口正缓缓蠕动。我羞愧而快乐地闭上眼睛,隐约地渴望着,那种源自生命体的强悍。摧枯拉朽地进入,没有迟疑。我惊叫了一下,便止不住呻吟起来。随着节奏的加快,快乐已经充塞心湖。这时候身心的感觉,就象一只小舟,行进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,很快就不能驾驭自己,沉沦到万丈深渊。我的浑身一阵阵惊悸。有一刻,我感觉到自己的气血正在亡命向外奔泻……

  这种体验说出来让人有一种荡妇的误解。其实生命之中,能够有这种精神和生理合二为一的快感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一次就足够了。有的人穷尽一生,也没有过幸福的极致。我知道,有了情感出轨的体验对自己爱人是一种伤害。但是,对于马带给我的一切,我却无法后悔。因为他让我体验到了七年婚姻之中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觉。

  这个夜晚注定是我一生中记忆的永恒。我热烈地回应他带给我的情爱,俩人好象要把爱做尽一般地床上床下翻腾,恨不能融入对方的身体。我记不得有过几次高潮,反正兴奋就象吃了鸦片,一浪高过一浪,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。

  第二天,我没有上班。他什么时候走的,我也不知道。我的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,一直睡到了下午十六点。

  从那次的邂逅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马。我每天从他的窗下经过时,都希望窗口出现他张熟悉的面容。可是,失望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我曾经尝试去他的公司找他,可是羞愧让我无论如何鼓不起勇气。一个月后,我丈夫出差回来,也没有见到过他。

  再后来,我到他的公司去收费时,总经理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美丽少妇。我问马的去向,那个女子眼睛里充盈着泪水道,他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我急了,忙问原因。她告诉我,马是她的丈夫,92天前,他驾驶一辆奥迪车去B城,在高速公路上意外翻车身亡。

  我算了算,刚好是我们疯狂做爱之后的那天。我的眼泪一下子奔涌出来,单据也没有拿,就捂着脸跑了出来。我找到他的坟墓,坟上已经长出了青草。我足足哭了四个小时。是忏悔,也是悲伤。

   回来的路上,遇到了一个算命的先生,我让他给我算命。他捻着胡须道,你的命很硬,真心喜欢你的人,或者你真心喜欢的人,和你结婚或者相爱后,都会不得善终。

  其实不算我也知道自己的命,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。不久,我就和我的丈夫离了婚,孩子归他,财产也归他。

  如今,我独自住在单位的单身宿舍里,一个人过着形影相吊的生活。我不孤独,也不后悔。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,有一次暧昧的珍藏,也是爱的回忆。

 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